云深不知处养兔场观察员。
weibo@風間清瞳
请勿二传及转载,个签手帐练字用随意,其他私信,禁商用。

© 风间清瞳
Powered by LOFTER

【忘羡】股掌之间。

原著向小甜饼,超短。

题目就是字面意思,含光君又打人【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不过是,

我拿准你跑不掉。

你吃定我舍不得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蓝忘机臂力了得。


也许是出身严苛世家所经历的必然后果,他于修行这条路上又向来刻苦勤勉,少年曾倒立着看过大半四季景色,总之别人眼里自小锦衣玉食光风霁月、和人间烟火没有半分关系的天才含光君,宽袍广袖下是坚实肌肉。而当他面无表情地伸出手去,露出骨节分明的十根修长手指上蒙着薄薄的茧,微微泛起浅白,封印着刀削斧砍般的决然感情。


一位琴师操纵琴弦的自如程度,大概不亚于操纵自身的任何一部分,皮...

【蓝曦臣】涣。

给《思远道》补一点东西,小阿涣出生实录。

爸爸妈妈都爱他。

蓝大公子生辰快乐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万念春冰涣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刚刚过去的两天三夜里,青蘅君只睡了不到三个时辰。


空气中还带着凌晨的湿重气息,露水在花草中蒙了一层又一层,龙胆小筑一改往日的清静孤僻,封门禁制被尽数撤走,人手多了几倍不止,侍女们忙里忙外不知多少个来回,产婆累倒了两位,血水换出一盆又一盆。身着纯白锦服的蓝氏家主立于廊下,拒绝了弟弟让他稍作休息的提议。


蓝启仁顾不得雅正,扯着兄长的袖子只求他别耗神太过,本来多日闭关的身体就不太好,在这里待着也帮不上...

【忘羡】如果更早遇见。

原著向梦境,老祖和未来老攻照个面,调戏不成反被萌。

奶叽过于上头,一不小心就写多了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我应该很爱你,

早在我遇见你之前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魏无羡睁眼的时候,发现自己正躺在一片草地上。


土地有点硌人,风有点冷,毕竟没什么能比静室的床更软,也没什么能比含光君的怀抱更暖。于是他开始思考到底是什么,能把他从舒适的静室,他永远都舍不得的含光君的怀抱里拖出来。


当然伸了个懒腰爬起来之后他就感觉出来了,视野变高了不少,伸进胸膛一探,摸到了一块不平整的陈年烙伤,他晕晕乎乎走到一片水池边,果然看到了自己前世的脸。


惺忪...

🌴🍍。

我永远记得他是怎么鲨菠萝的。

❤️来啦

蜜罐哥哥:

【2019羡生贺活动】——【醉酒听风】首宣:


文案:

醉骑白马走空衢,
酒酣独泛莲舟去。
听琴音,别恨长。
风流重归少年郎。

也曾是那鲜衣怒马,翩翩少年郎
恣意潇洒,快意人间
上天入地,张扬活泼

你说是非在己,毁誉由人,得失不论
剖金丹,救挚友,修鬼道,行大义
道之所存,不过侠义于心,孤勇二字而已

孰正孰邪,知是我心,何惧他言
踽踽独行于天地,无愧于本心之所向,唯大义也

终是问灵十三载,候一不归人,玄羽献,无羡归
谁道情痴几许,江湖断肠人在,朝暮之昔,终成眷属

醉卧栏杆,酒酣正浓,听吴歌轻和,风雨同归之人
愿君归来之日,仍是少年
独桥之上,抚琴而立之人,当是忘情羡意,快哉江...

【忘羡】余生可及。

婚后日常流水帐,没剧情,纯谈情。
戒鞭和金丹,当初听完广播剧十三十四就满腔鸡血想写点啥,但是一直没时间,终于赶完死线能歇口气摸个鱼了。


这俩人天造地设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后来我们都面目全非。

后来我们仍深爱彼此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魏无羡感觉有点头晕。


他发觉是风寒作祟,咳嗽声堵在掌心,肩膀抖如残烛,在书案边老实承认不该在昨日冒雨拉着蓝忘机,跑去离云深三十四里外的某片莲塘,灵力低微的身体果然容易中招,比不得含光君强健体魄。他说话的时候捧着热茶,煞有介事拨了拨茶盖,视线从氤氲的蒸气后面越过来,似笑非笑,大胆试探,话音未落却又咳...

【忘羡】人鱼王子。

又名变形记【bushi

童话故事,一发完。

人类叽x人鱼羡,人鱼设定胡编杂糅不可考,就想嗑一嗑神仙爱情和物种美貌优势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歌声不能摆布人心。

但爱情能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云深大陆的蓝之国背靠群山,东临浩瀚沧海,沿着撒满星辰的波光,能看到世界尽头。


经验老道的水手们都知道,无论海面上倒映的景象如何璀璨,礁石上人鱼的歌喉如何美妙,都不能沿着发光的航线靠近他们,深不可测的海洋始终有她自己的准则,黑暗才是一切生灵的主宰,最擅长把魔鬼的欲望伪装成天使的脸庞,把催命的利器编织成歌谣。


然而那么多的经验如果有用,...

【忘羡】今时月。

中秋快乐🥮
往事与归人。

说是忘羡,结果写成了父母爱情。
我私心里觉得,青蘅君关得住自己的深爱和思念,但他永远变不成铁石心肠的人,温柔始终是血脉骨肉里的天性。
如果可以,他也一定会愿意做个称职的父亲。
大概是《思远道》之后的某一天吧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月宫太远,

我只想带你回家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1. 寻常


姑苏蓝氏请走了魏无羡,又恢复往日风轻云淡,安安稳稳过了小半年,眼看年到中秋,虽然蓝曦臣带了不少弟子仍然在外历练,但算着也是这几日便能归来。


然而到了傍晚,蓝忘机没等来兄长,却见青蘅君派人来请,说要见...

【忘羡】总有一天。

二人称。

有些话想问汪叽,但很多问题并没有答案。

也不需要。

那只是他的不可得和不可忘。


⬇️文案来自拜伦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你已葬的爱情胜过一切,

只除了爱情活着的年月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你和他的初次见面,注定在草长莺飞的十五岁,刚刚苏醒的春天,无风但繁星点点的夜晚。他从树梢的玉兰花边上掠过,像只月宫里逃出来的兔子似的,你抬头看过去,便再也移不开眼。


未曾察觉的心动悄然而至。酒坛在他腰间叮当作响,悦耳过刚刚进入梦乡的黄鹂,他笑起来的时候背对月光,影子像是试探一样延伸到你身旁,云层是他的翅膀。


你要骗他吗?还是骗...

Mammon.


【听说是购物狂。

1/22